Sunday, 25 August 2013

Fairy Nails & Beauty ~ 美甲配套


我向来都有定期请人修甲的匀惯,尤其是修脚趾甲。为什么要请人修而不是自己修呢?

那是因为我有近视眼,修脚甲太不方便。。。

而手指甲我可以自己动手,但是只限于普通的修剪。我的双手需要勤力的工作,不适合过于修饰和妆扮,所以普通的修剪已经很足够。

所以我的脚趾甲比手指甲来得有福气!呵呵!

以前在家乡,大多数的美发院都有长驻的修甲师。每当顾客前来修发或洗头,修甲师都会推荐她的修甲服务。而这些可以说是青一色来自菲律宾的修甲师收费便宜得很,修手和脚RM12,单是修脚就是RM6。但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价格,后来慢慢的起价,而且修甲师渐渐的少了。七年前,只是修脚就已是RM12了。

后来,我搬过来了亚庇,一度为了难找修甲师而烦恼,並不是每一间美发院都有修甲师的,而且价钱稍微贵了一点,修脚甲大约RM13RM15

要不然,只好到亚庇市商场里的美甲院去寻求服务了,还得要付上双倍的价钱。

美甲这行业现在已成一种风潮,美甲院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到处都可以找到,价钱也有竞爭性。由于美发院里的修甲师都渐渐看不到踪影了,而且价钱和美甲院不相上下,那就是单单修脚就已经RM20RM25,所以我也甘脆到美甲院去修甲了!

最近在Groupon网站看到这个Fairy Nails & Beauty美甲配套,觉得超值啦!

2 People: Classic Mani-Pedi With Massage And Foot Scrub

我选了二人的配套,原价RM300,现在促销价RM55,也就是每人RM27.50

我的双脚每天都为我走了很多路,实在辛苦,所以也应该慰劳一下了。由于这个配套是双手与双脚的修饰与按摩,还加上足部摩砂,所以我的双手今天也沾了光,一起扮美美!呵呵!



我还拿到一张Special Price Voucher,下次会再来。


Thursday, 22 August 2013

记忆卡坏了


我的Micro SD记忆卡坏了,里面装了满满的照片。

话说那天我们在台湾,几乎天天都是下雨天。尤其是那天我们去野柳地质公园,下着绵绵的细雨,吹着阵阵的海风。我拿着小手袋,忙着撑,没法拍照了。老公背了相机,拍照的事就由他负责。那里特殊的地质景观与海边风光,美得令我陶醉,令我留连忘返,也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

旅游回来之后,看着照片回味无穷,却发现少了一天的照片。找了半天,才想起原来那天的照片是存在这个记忆卡里。于是赶快拿去电脑开来看也順便把它再存入HardDisk里。

却发觉电脑不能读取记忆卡里面的东西,放去平板电脑也一样不行,带去办公室的电脑试了也不能,向朋友求救也沒办法。哎!最后,老公竟然把它Format了!结果什么都沒有了!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这个记忆卡还是可以再用的,只是我的照片已经沒有了,我的记忆也沒有了。我不甘心,我还是希望我的照片可以还原,希望我的记忆可以回来,然后可以永远保存。

请求各位指点,是否还有什么方法能使我的照片还原?用什么软件才能修复我的记忆卡?
 
 

Sunday, 18 August 2013

翻纸的声音


下班的時间到了,同事们都陆续的回家去。我还要做完手上的工作,所以迟一点才回。六点多的时候,我眼看大部分的同事都走了,我沒有拿公司的门锁匙,所以我想我还是回家吧!拿起自己的手袋,脚上穿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踏在楼板上,在这寂静的办公室里显得很大声。我步下楼梯,到另一间房里去打过Punch Card后,把房门关上,砰!这房门会发出很吵的声音!然后就走过楼下接待处的柜台,听到右边桌位黑暗的角落有点声音:~~~~好像翻动纸张的声音。我心里在埋怨:这办公室里的老鼠真多!这个同事也真是的,我明明已经和他说过这里应该留下两盏灯別关上,方便迟回的同事出入这儿呀!

第二天我也是迟下班,最近就是比较忙。既使忙不完,六点多我一定要回家。还有几位同事沒回,但是他们在IT Room里面忙着,我看不到他们。在这空荡的办公室里,感觉特别静,只听到自己踩着高跟鞋的脚步声。我从容的步下楼梯去打Punch Card,然后经过接待处,依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嗖嗖~~嗖嗖~就在同样的角落,那是翻动纸张的声音。我望了一下,心里有一点怀疑。。。

第三天我还是很忙仍然需要加班,但是我和自己说六点一定要回家。最近我就是很忙,但是IT部门的同事更忙,他们还没有回!我特地把自己的脚步踏大声一点,门关大声一点,为的是要制造一点声音。当我经过接待处时,还是听到那翻纸的声音:嗖嗖嗖~嗖嗖嗖~那就是把一大叠A4复印纸一张一张快速翻动的声音,发自距离我不到十尺的角落,是那么的清澈。我知道这不可能是老鼠在做怪,这声音分明是故意弄给我听的。哼!我心里头觉得气愤,有种冲动非要找出真象不可!我向着那角落走前了两步。。。在紧张关头,我停了下来!我还是觉得: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第四天早上来到办公室,我吩咐接待处的同事下班后一定要把灯光开着。我把这件事告诉那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的清洁女工,她既刻说:Siapa lagi, dialah tu

呵呵!她在我们办公室里很久了!喜欢在下班后出现,加班的同事曾经无端端的听到敲门声、上楼梯声、拉头发等等,也有同事看过她穿白衣出现。这一回,她给我听翻纸的声音。


 

Thursday, 15 August 2013

梦里的乎唤


我与老公从百货公司走出来,由于我们手里都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所以老公叫我站在店门前的一个角落,等他到店后去把车子驾过来让我上车。

他走路的步伐很快,我觉得周围很昏暗有点怕,想追上去和他一起走,就对着前面的他说:等我!说时迟那时快,这时老公已转到后巷去了。我一阵失落,但这时却又见他折了回头望了我一下。这出乎意料之外的回头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时,他却已继续往后巷走去,他的背影就在这一舜间消失在我眼前。我真的很怕,急忙大声喊他:哥。。。

我睜开双眼,房里灯光昏暗,房內空洞无人,只有我的乎唤声还在四处迥荡。

刚才我在作梦,梦里我明明是和老公在一起,我害怕我要找的明明是老公,但是我冲口而出的明明是哥哥。为什么会这样啊?

哥。。。哥。。。已经很久我沒有这样叫哥哥了!

梦里的景象似曾相识,这本来已经从我的记忆里遗忘,但是今晚却又重新浮现在我脑海里。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哥哥带我走路上学堂。。。

每天清晨,总会看到两个又接三个的小孩陆陆续续沿着这條乡间的小路走上学堂。

我七岁了,该上学了,背起书包跟着大我两岁的哥哥去上学。可是我们都必须走上一公里多的路程才能抵达学校啊!我从来不曾走过这么远的路,而且个子小步伐慢,不像哥哥大个头脚步快。他走了两三步就把我远远的抛在后面了,虽然他一再催促我走快点,可是我却是累得越走越慢,沒走几下几乎走不动了。眼看哥哥已走到转弯处,一会儿已看不到他的身影。每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我一定怕得大喊:哥。。。哥。。。,而哥哥就会折回头来看一看我,然后站在那里等我,而我只好快快的跑前去。但当我和哥哥的距离稍微近了些时,他又快步往前走了,而这时,学校已在前方,既使哥哥不等我也不怕,我自己会一步一步的走到学校去了。

此情此景已不再,唯有留待梦里去追寻!

哥哥已经离开二十载,对哥哥的乎唤已是千万回,却无论如何也唤不回!

Sunday, 11 August 2013

Patrick‘s Signature~聚餐闲聊


最近喜欢留意Groupon那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种类繁多的广告。我曾经买过美容、美发、美甲、按摩及餐饮的配套。这个Patrick’s Signature的促销,4人的套餐RM48,原价是RM106。我犹豫这间不曾听过的餐馆时,发现它原来是Party Play旗下的公司,地点在Lintas Square,觉的颇为方便,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买了下来。

今年的马来人新年,我有连续四天的假期,心情好得很。联络上了三位老同学在新年的头一天,带着这张Voucher兴致勃勃的去试吃了!

Norwegian Salmon,向来不吃生魚片的我试吃了一片,酸酸甜甜的,觉得味道还好,就破例的多吃了几片。

这盘白斩鸡的麻油味太重了

Pork Belly,砂锅五花肉,味道很不错,但是份量很少。

Snapper Stew 砂锅咖喱魚,不错吃。

芥兰菜,略嫌过老了一点。


这一餐五样菜式的配套,虽不包括飲料,但已经超值,这是刚开始营业的关系,所以在Groupon做促销。

我们四个老同学一面吃一面闲聊,天南地北,聊得不亦乐乎!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了,还有一些客人站在外面排队等位。我们也识趣的让位,到对面的茶馆去喝茶继续闲聊

Tuesday, 6 August 2013

想飞~忆当年(5)


我上了中认识自不同的小以及不同家庭背景的生,我的生活圈子才大了一些。小上的市民生活朴,日子简单而自足。班上的同学个个都那纯真。放之后大家相上去看或到河里去游泳是常有的事。唯有我,永乖女孩,同学们似神仙的余生活,我只有兴叹羡慕的份儿

我依然是放后必立刻回家,不和同学们有任何外活。我就像一只囚,失去自由!我的世界只有这么小。

课业上我地理这个科目特別感趣,因为从课本上我可以知道世界多大!外面的世界

我非常向往家里以外的世界,憧憬大城市繁华绚丽的生活,着希望。

我已听自己的音在心底喊:我要!我要自由!

风儿吹,花放,家里暖依!我在想自己像几一天里翔!

 
 

Monday, 5 August 2013

爱哭~忆当年(4)


小时候的我,真的很爱哭!

家里的大人,除了爸爸,他们都给我取了绰号,叫我哭包

我还记得每次拿着那比我还高很多的扫把打扫地上时,准是要挨骂的!我已经很专心很努力的扫,还是沒法打扫得干净!常常都是一面擦眼泪一面扫的。

还有,我必须帮忙提水让弟妹洗澡。我体格瘦弱,要我做这些粗活儿真苦。妈妈总是说:“叫你提一点重的都不行,真是沒鬼用的!”

妈妈常常说我瘦,沒气力!喜欢在我面前夸赞邻家的胖女孩做家务很能干等等。我心里自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害怕别人说我瘦,我知道瘦就是不好!

渐渐的,每当我听到人家说我瘦,我已经在默默的掉泪了!

其实我不是超瘦,我只是长得比较娇小而已。
 
后来,爸爸告诉我,当妈妈怀我时,因为哥哥还是幼儿要吃粥,所以妈妈每天只煮了粥两个人吃。而使胎儿时期的我营养不良先天不足,因此才造成我这么瘦弱的体格!多么无奈!
 

 

Saturday, 3 August 2013

妈妈生孩子~忆当年(3)


那一年,我十二岁,看到大腹便便的妈妈,我知道很快的家里就会多一个弟妹了。

我那时已经学会一些筒单的女红,可以缝制一套家居服让弟妹穿、给自己做一條花裙子,喜欢绣花、缝制百家被等等。妈妈喜欢帶我到镇上去选布料,这一回,她说要为既将诞生的弟妹做裤子,那时代沒有Ultrasound Scan,婴儿要出世后才知道性别。而这个任务,从剪裁到缝纫,我已驾轻就熟,一共做了十多條。妈妈心情很好,告诉我许多照顾婴儿的知识以及坐月子的事项。

妈妈说,我须要帮忙洗尿布、以及家人的衣服。而长得高头马大的哥哥就负责烧水给妈妈冲凉!

家里养了许多鸡,妈妈说她坐月子时要宰杀来煮薑酒鸡。呵呵!说起杀鸡,妈妈不敢!平时都是由婆婆杀鸡的,不然我们都没鸡肉吃!逼不得已时,她只好把鸡吊死了才宰割。哥哥长大了后这任务就交给他了!现在妈妈要坐月子,我被训练成刽子手了噢!哥哥力气大,他一手抓住鸡翅和鸡颈,另一只手捉住鸡脚。我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可以操刀。我只须要眼明手快的往鸡颈下方一刀切下,使劲的拉锯,直到听到骨头吱吱作响为止。我刀停,哥哥就把鸡丢在地上,任牠掙扎至到一动也不动为止。这时,兄妹俩就把牠放进那个盛好冷热水适中的劏鸡盆中一会,然后就几兄妹一起拔鸡毛,过后由我劏开处理。可是,我沒力斩鸡,妈说哥哥每次都斩不好。所以还是由妈亲自下手。至于煮鸡肉,因为我个子矮小,所以我是站到凳子上去煮的哦!

那一天,当我考完小学会考的第二天,爸爸来接我回家,告诉我妈妈进医院生了个弟弟。我高兴了,又多了一个人叫我做大姐咯!哈哈!

妈妈只会养鸡不敢杀鸡


哥哥每次笑我这样矮

Friday, 2 August 2013

找回自信~忆当年(2)


小时候家里沒有电,我们用大光灯照明。家里沒有电视机,唯一的消遣就是看书,家里只有区区的几本漫画,我已看过一遍又一遍。所以空闲的时候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我可以把每一科每一课都读得滾瓜烂熟,小学六年里,班上名列前茅的宝座永远非我莫属!

妈妈从来都不吩咐哥哥做家务和照顾弟妹,我常常被打骂。但是他好像很忙,放学回家后,总是温习功课,时常在灯光下读书!妈妈对哥哥很疼惜,婆婆常常了补品给他吃,说是哥哥读书很辛苦,应该补一补身体。

偶尔,妈妈带我和弟妹到小镇上去买东西,到菜市场旁边的熟食档吃碗云吞麵才回家。记得那一天,和往常一样我们也是乘坐的士回家(拿笃埠沒有巴士)。共车的乘客都是我们的同乡,大家看见都说: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瘦啊?

这样的话我自小听过无数次,大人每次都这样批评我!我知道自己很瘦瘦就是不好,但我不知道怎样才可以不瘦。在我小小的心灵里,我很委屈,我也自卑,我很想哭!

可是,妈妈这时开腔了:瘦瘦的她啊,可是读书很聪明的呢!在学校每一次都考第一名的!

吓!妈妈在称赞我耶!我亲耳听到妈妈第一次称赞我,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下称赞我。。。

我很意外,很害羞的瞄了妈妈一下。竟然看见妈妈脸上有种异样的神情,咀角的挂着的笑容!车上所有的人这时都对我另眼相看,纷纷对我投下赞美的话语。

妈妈更乐了,他还得意的提起我的小手告诉大家说:刚才我买了这條金手鍊奖励她!

我。。。虽然还是很害羞不发一言,但我心里在高兴的很。我已经领悟到一点点,原来我不笨,原来我很会读书,原来我很聪明;所以妈妈很疼我,所以大家都沒把我看扁!自从那一天,我找回自信!那一年,我九岁!


Thursday, 1 August 2013

我是大姐~忆当年(1)


我小时候生长在拿笃,一个小得不得了的小镇。只有几排木板建造的商店、一间迷你形的戏院、一间菜市场,旁边有几间熟食档、还有一个小小的漁船码头。这是我小时候对拿笃埠的印象。

我家住在离市区三英里的地方,那时候镇上的车辆很少,道路也只有那么两三條,而且是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爸爸在木山工作甚少回家,妈妈在家里带着一群梯级般的小孩,婆婆每天到市区里去卖菜。妈妈是个非常保守传统的女人,不许我们这一群孩子走出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我们不许在屋子周围乱跑,不许到河边捉小魚,不许到屋后的小山坡上戏耍,更不许到同学家里玩!所以,放学过后,我们都必须立刻回家!

在家里我需要帮妈妈照顾弟妹和做家务。可我总是被妈妈抱怨地上扫不干净,衣服折得不整齐。我长得瘦瘦小小,抱不起弟妹,有時不小心把他们跌撞在地上弄哭了他们,我就会挨打了!自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妈妈有时会不在家,婆婆就得下厨煮饭。那是因为妈妈去医院生产,然后第二天怀里就抱着一个婴儿回家。我又会因为多了一个弟弟或妹妹而忙得团团转!隨着弟妹一个个诞生,我的任务也渐渐多起来,挨骂挨打的机会就相对的增加了。

但是,哥哥是不需要帮忙做家务和照顾弟妹的。如果爸爸在家,每次看到我被打骂,都会把我拉到他的身旁,輕声的安慰我。而我问爸爸:为什么妈妈总是要我照顾弟妹?为什么哥哥又不用这么做?

爸爸说:因为你是大姐!

因为我是大姐!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姐!我似懂非懂,只知道这是我应该负起、不能逃避,我必须肩负的责任!

自我两岁、四岁、六岁、八岁、十二岁、到十六岁时期,妈妈一共生了六个弟妹。身为大姐的我,看着弟妹一个个长大,体会到小小生命的演变和成长。

我们这一群在椰林下生长的孩子,每天看树上的松鼠跳跃,听天上的鸟儿吱叫,天真漫漫的在屋前屋后蹦蹦跳跳。。。。。



您或许对这些文章有兴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