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June 2014

父亲节



今年的父亲节,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父亲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他已经不存在于这世上,唯有在记忆中寻找父亲的模样。脑海里还是时刻会浮现母亲在葬礼上嚎淘大哭的画面,父亲的离开对母亲的影响最大,年邁丧偶的寂寞生活实在令她难于接受。父亲离开时的样子很安祥,似乎很安心的离开。多么的遗憾!没有机飞陪伴父亲走到人生最后的那一刻,无法和他告別。

谁也不相信,父亲会这样悄悄的离开。还是不愿意接受,父亲竟然会这样,乘着大家走开一会的时候,就是这样没有交待,说走就走了!

怎么可以这么大意,那天送父亲进院时没有在登记处留下联络电话?父亲进了ICU ,为什么没有人能留下来看顾他?父亲在痛苦挣扎的时候,没有人知道?

其实我连埋怨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出事的时候我也没有在父亲的身边。

父亲,祝您父亲节快乐!愿您在天国里安息!




Thursday, 12 June 2014

心太软



在职场上浸淫了那么多年,青春的岁月已静悄悄的在流失,而且累积了一身的疲惫。
职场上种种的明爭暗斗,尔虞我诈的行为时有所见。渐渐的我觉得自己应该引退,
远离这个虚伪的环境。这样我就可以洗尽一身的铅华,回归平静泊的家居生活。

是我不夠坚决?还是我的心太软?
一点心思,两三句话语,就足以令我回心转意?
留下来,因为还有很多更忙更烦的责任需要我来扛。
傻傻的笑,这个时候的苦还能与谁来分担?

Wednesday, 11 June 2014

近来的健康状況


最近大病了一场!

原来旅行过后真的很累!五月头去了一趟西马,回来后休息多日仍然还是疲累不堪,最后整个人彻彻底底地垮下来了。

先是发热气喉咙痛,然后开始咳了,咳到上气不能接下气,几乎要断气,五脏六腑似乎在撕开。
不能去上班,去看了西医拿了请假单。吃西药后一点起色也沒有,而且令我全身虛弱乏力。

这是老病复发了,只好找中医,吃中药慢慢调理,急不来的。

中医说我心肺虚弱,需要好好调养。

经过半个月的调理,健康状况总算渐渐回复。

医师说我平时不要多说话,幸好我不是从事说话多的行业,平时我也不爱说话。

而且千万不可接近肺劳病患,因为我的抵抗力很弱!

这是我第一次看的中医师,他配给我的是多种药材磨成的药粉,装进个別的袋子里,饭前服用一小包,用热水沖开趁热喝下,味道不会难喝,甘草味比较重。价钱不便宜,第一次的药RM 160,第二次RM 150,第三次RM 230。第一和第二次的药可吃一星期,而第三次可以吃十天。金钱花了一大把,但是可以买回健康,还是值得的。


药粉裝进小袋子里,携带方便。


您或许对这些文章有兴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