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August 2016

老校长的期盼


16.6.2016

在我的初中时代,学校里有一位老师的脸颊上有一粒显眼的黑痣,学生们给了她绰号叫乌痣婆,她就是孙瑞香老师。她的丈夫是学校的林华雄校长,无巧不成双,他的脸颊上也有一粒小黑痣,所以顺理成章被我们叫乌痣公啰!其实乌痣公的名声远远超越了乌痣婆,因为他是个很严肃很有威严的人,而且是一校之长,人人都敬畏他。不但如此,小镇里无人不曾听闻过乌痣公这个称号的!

校长夫妇在这间学校,也就是拿笃中学執教了九年,但是只敎了我们两年,当我念初中一至初中二时,校长教华文,而孙老师教中文历史,他们只敎了我两年之后就回去吉隆坡中华独中继续服务杏坛。

我们这一班学生年少无知,对校长夫妇的离开没有多大的感触,只会好奇一下新来代替的校长与老师会长成什么样子与教书是否严格,我们只想轻松愉快地继续念书。

学生的生涯里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按步就班的念完初中后,有人辍学去工作,有人转校到城市去念书,有人到国外留学。

碾碾转转的过了几十年,这一班老同学有的还是在一起长大一起变老,有一些近在咫尺也不曾相遇,有的不知在世界那个角落。至到2012年,拿笃中学收到林华雄校长的来信说他与夫人孙瑞香会回来拜访他们以前執教的学校和学生们。我们这一群同学就借此机会召集了各班的同学回来,与校长夫妇欢聚一堂,大家一起来重聚叙旧,实在是一个难得的聚会。至今,大家都一直保持联系。

现在我们趁着到吉隆坡一游的机会,去探望了校长夫妇 。他们的家在八打灵再也,平时只有两个人在家。他们育有一个儿子,多年前已经结婚,有自己的住所,所以没有和父母同住。校长的家共有4间房,留着一间给一个常来探望他们的学生,方便她在此留宿。校长非常欢迎所有的学生来他们家作客与留宿。

校长今年82岁,平时打太极于养生保健,夫妇俩鳒鲽情深,有影相随。他们的生活起居,简单而规律。校长夜半起来,会看看枕旁的太太是否睡着,确保鼻子还有发出气息,才安心的再睡,好感动哦!




校长的家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壁画上挂着学生们送的画,桌子上放着学生们的相片,甚至是学生们写的信件,他们很珍惜的收藏。




与校长夫妇拍下大合照作为我们日后的怀念。





住家附近的菜市场只有咫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方便了。





校长说好不要我们请吃饭,反而是高兴我们的到访,请我们到附近的Food court吃一顿便饭,真不好意思。所以,临走前给了他们一个红包,以表达感谢今晩的款待与从前给我们的教育之恩。




校长夫妇在我们离开之前还是再三吩咐,改天常来坐坐,谢绝送礼,只要看到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他们年事已高,分别动过心脏与妇科疾病的手术,视力也不太好,鲜少驾车外岀,只在住处附近活动。由此可见,因为没有和孩子同住,他们的确是希望学生们能常常来探望他们。校长把学生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期盼我们常常健康安好的出现在面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您或许对这些文章有兴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